京剧名家

文章详情

京剧老生-周信芳(麒麟童)

时间:2018-07-17 作者:爱听戏曲 点击量:

周信芳,男,京剧老生。名士楚,艺名麒麟童。原藉浙江慈溪,生于江苏清江浦(今淮阴市)。父周慰堂、母许桂仙均为春仙班演员。

他六岁随父旅居杭州,从陈长兴练功学戏。七岁登台演《铁莲花》中的定生,艺名“七龄童”,1906年后,随王鸿寿赴汉口演出。1907年在上海,改用“麒麟童”,此后一直沿用此名。1908年到北京入喜连成科班,与梅兰芳、林树森、高百岁同台。1912年返沪,在新舞台等剧场与谭鑫培、李吉瑞、金秀山、冯子和等人同台,颇受熏陶,演技渐趋成熟。1915年至1926年间,先后在上海丹桂第一台、更新舞台、大新舞台、天蟾舞台演出,排演了连台本戏《汉刘邦》、《天雨花》、《封神榜》等。在此期间两度赴北京、天津演出,将《萧何月下追韩信》、《鸿门宴》、《鹿台恨》、《反五关》等戏介绍给北方观众,人称“麒派”。

周信芳自称是谭鑫培的私淑弟子,他的唱功基本上取法于孙菊仙、汪桂芬、汪笑侬、王鸿寿、潘月樵等前辈,他的嗓音虽显沙哑,但演唱富有感情,挺拔苍劲,气出丹田。念白清晰,讲究喷口,咬字顿挫富有音乐性,尤其是他吐字收声和润腔之技巧非一般演员所能企及。所以,他的演唱不但不以腔害字、反而有以声传情之妙。听他的唱腔,酣畅朴直、苍劲浑厚之特点十分明显,加上起伏顿挫、错落有序的念白,不带偏见和常规的歧视的话,真的叫赏心悦目。周信芳敏捷利落、准确生动的做工更是有口皆碑,其洒脱洗练的身段具有一种难得的节奏感和可贵的张扬气势。他善于通过外部动作,表达人物内心感情和思想变化,“膛蟒”、“摔袖”、“抖髯”等表演技巧在他的运用下均能深入人物的骨髓,而少有为程式而程式的卖弄。他对打击乐和服饰也进行了大胆的革新,使其与麒派总体特征协调一致。


周信芳《徐策跑城》剧照

周信芳是一位具有正义感的表演艺术家。早在五四运动前后,他受新文化运动影响,演出时装戏《宋教仁》,表现了同情民族民主革命的政治倾向;又演出《学拳打金刚》,把矛头指向卖国贼。1927年参加南国社,在《雷雨》中饰周朴园。抗日战争前后,演出《洪承畴》,抨击伪满汉奸;演出《徽钦二帝》,激励爱国热情。同时他还适时、《史可法》等戏,激起观众强烈的爱国热情。随后又继续演出了《香妃》、《董小宛》、《亡蜀恨》等具有民族意识的戏;1949年以后,他参与编演新戏,移植演出了昆曲《十五贯》,创演了《义责王魁》和《海瑞上疏》等新剧目。周信芳的代表剧目还有《四进士》、《徐策跑城》《萧何月下追韩信》、《清风亭》、《乌龙院》、《义责王魁》等。


周信芳《四进士》剧照

周信芳注重继承传统,又不受陈规旧套的束缚,锲而不舍,勇于探索,在唱、念、做等方面,均有自己的独特表演风格。其弟子很多,知名者有高百岁、陈鹤峰、李如春等,通过当今的杨建忠、萧润增、陈少云也可以窥见“麒派”之一二。应该说,更多的知名艺术家在他的艺术中汲取营养为我所用,从这一点来讲,“麒派”是属于周信芳的,更是属于京剧的,甚至对整个戏曲界都举足轻重。

1965年,江青到上海京剧院“抓现代戏”,让上海京剧院全部停下锣鼓,单打一地搞《智取威虎山》与《海港》。周信芳严正指出这是劳民伤财,耽误演员青春。此后因《海瑞上疏》被诬蔑为“大毒草”而受到迫害。


周信芳《四进士》剧照

1975年农历年初三夜里,因长期遭受迫害心脏病突发,由他孙女在中学里的同学们轮流背着送进近处的华山医院的。那时,各家医院中不准接收“牛鬼蛇神”住院治疗的那条禁令还未取消,因此医院的急诊室进行抢救后,第二天早晨便打电话向上海京剧院询问对周信芳的病情该如何处理。对方匆匆讨论研究之后,答复可照一般病人那样抢救,必要时也可以接收住院。这样,周信芳便住进该院七楼上一间大病房,同房还有十五位病友,大多是危重病人。在周信芳住进病房的第十天,他的儿子周少麟五年徒刑期满释放,被分派在离家五十多里的一家玻璃厂中烧锅炉,只有星期日才能回家。他一回到家中,马上去医院探望父亲。周信芳见儿子能得获释回家,多少也感到一些安慰,病情也稍有好转。幸得那家玻璃厂的领导人尚能通情达理,给了周少麟一星期假让他伺候病中的父亲。这样,周家父子俩在分别五年多后能得有几天的相处。就在周信芳的心脏病日渐稳定的时候,却由于在接受X光透视时脱衣着了凉而患上肺炎,在连续发了十多天高烧之后,在一九七五年三月五日清晨六时,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一颗曾在中国艺坛上闪耀了数十年之久的星辰陨落了,他走完了那条由艰辛﹑欢乐﹑荣耀和苦难交织着铺砌而成的路程。当护士把周信芳的遗体包裹起来,抬上轮床,由周少麟和妻子推出病房时,同室的病人中除三位实在无法起床者之外,全都支撑着起床在后相送。在整个病区的走廊上,默然地站满了病人﹑护士和医师。在那还是寒冽冰封的日子里,来给一个“反革命分子”送殡,这是需要有相当勇气的,由此也可证明﹕人心,终是不可侮的。

1978年获平反。

周信芳一生上演过600多出戏,在京剧演员中极为少见。代表剧目有《打渔杀家》、《打严嵩》、《四进士》、《投军别窑》、《乌龙院》、《萧何月下追韩信》、《徐策跑城》、《清风亭》、《明末遗恨》、《义责王魁》、《海瑞上疏》等。他的表演艺术注意全方位地继承传统和创新,被公认为京剧海派代表人物。

他吸取了谭鑫培、孙菊仙、汪桂芬、汪笑侬、夏氏兄弟、潘月樵、王鸿寿、沈韵秋、李春来、冯子和、刘永春、苏廷奎等前辈的艺术特点,又曾与许多同辈名家合作,在交流与借鉴中融会贯通,独创一格。嗓音虽带沙声但中气足,唱腔接近口语,酣畅朴直、苍劲浑厚;念白韵味醇厚,饱满有力,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,被誉为是“化短为长’’形成麒派唱腔的独特风格;擅长做功,表演从人物内心出发调动唱、念、做、打全部手段予以充分展示,内外和谐真实生动,并善用髯口、服饰及道具等为塑造人物服务;在音乐作曲、锣鼓经的运用以及服装、化妆等方面都有革新和创造。以其鲜明的特色创造了京剧生行中的麒派艺术,被普遍认为在塑造人物性格表达感情上达到舞台艺术的高乘境界。

周信芳不但精通表演艺术,而且是编、导全才。自编和与人合编的剧目不下120出,其编演的剧目不同程度地闪烁着时代的光辉。民国14年(1925年)首开京剧导演先河,学习与借鉴话剧导演手法运用到京剧中来。

从《汉刘邦》开始,他主演的剧目基本上由自己导演,如《华丽缘》、《封神榜》、《满清三百年》、《亡蜀恨》,直到解放后主演的《义责王魁》、《澶渊之盟》等.一些传统戏也经过他导演加工,不仅主要人物栩栩如生,而且能使剧目满台生辉,形成“一棵菜”。一些麒派代表剧目由他自己导演不断修改而成为精品,体现出他编、导、演的全面发展和对艺术整体完美性的追求。

周信芳在戏剧美学思想上强调表演艺术的统一性,重唱、念、做、打的有机综合整体,提出“不要只顾了耍腔而忘了戏”。他强调审美教育作用,早在30年代就已提出戏剧是“现时代的宣传利器。”要求演员通过加强自身审美修养,塑造真善美统一的人物形象来感染、教育观众。

新中国成立后,他带头进行戏曲改革,加工锤炼一批麒派剧目,并领导剧院使一批传统剧目焕发出光彩。他还亲自率团到工厂、农村、部队作巡回演出和各种类型的演出,受到各界很高的赞誉。在剧院建设、培养青年、完善编导制和繁荣京剧等方面作了一系列努力。

周信芳的学生早年有程毓章、高百岁、陈鹤峰、李如春、等,以后陆续收徒。新中国成立后又收沈金波、童祥苓、萧润增、霍鑫涛、逯兴才、李少春、李和曾、徐敏初、明毓琨、管韵华、曹艺斌、曹春柏、孙鹏麟、李师斌、张学海等人为弟子。其他剧种拜周信芳为师的有沪剧演员邵滨孙等。私淑麒艺的人不可胜数,如王春柏、小王桂卿、孙鹏志、陈筱穆、李桐森、陈鹤昆、赵麟童、张信忠等。刘奎童与周信芳合作多年,后为麒派教师,所授弟子马少童、小麟童,及陈少云等,均为麒派传人,子少麟,亦为麒派传人。

麒派艺术在早年已普及到江南(包括长江流域)、山东和关外,为南方地区影响最大的老生流派。后来影响越来越广泛,已超越老生艺术本身,扩展到其他行当和剧种,如“麒派花旦”,“沪剧麒派老生”等,甚至话剧、电影演员如金山、赵丹等都学习麒派演技。

周信芳的著作有《周信芳文集》、《周信芳戏剧散论》,有关周信芳艺术的专著有《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》、《周信芳演出剧本新编》以及艺术经验记录《周信芳舞台艺术》。摄制戏曲影片有《琵琶记》(片断)、《斩经堂》、《宋士杰》和《周信芳舞台艺术》(包括《徐策跑城》、《下书·杀惜》)等。研究周信芳艺术的专著有《谈麒派艺术》、《周信芳艺术评论集》及其续编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