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剧常识

文章详情

京剧漫谈系列之京剧净角名家裘盛戎袁世海尚长荣

时间:2018-10-25 作者:爱听戏曲 点击量:

现今京剧舞台上,正如所谓的“十净九裘”,裘(裘盛戎)派在净角行当中一枝独秀。今天爱听戏曲网小编给大家聊聊裘盛戎先生,顺带着介绍下另外2位净角名家袁世海先生和尚长荣先生。

裘盛戎

图为裘盛戎

裘盛戎(1915-1971),净角演员。原名裘振芳,北京人。幼年入富连成科班学戏。工铜锤花脸。出科后搭班演出于北京、上海等地。建国后,任北京京剧团副团长、中国剧协第二届理事。对京剧花脸唱腔和表演有所突破,形成“裘派”。

他继承传统,勇于创新,在四十多年的舞台实践中不断丰富改造自己的表演艺术,博采众长,扬长避短,结合自身条件敢于突破,紧扣时代脉搏,把京剧花脸表演艺术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阶段。是京剧史上继金少山之后,以净行挑班的第二位花脸演员。“四功”之首的“唱”是裘派艺术最主要的组成部分。他的嗓音高亮醇厚,演唱技巧高超绝妙,唱腔挂味儿好听。他一改旧时花脸直腔直调的唱法,进行大量板式的创新,极大丰富了花脸的声腔表现力,对京剧的贡献有口皆碑。

翁偶虹先生评价说“腔虽老而因裘则新”;“旱香瓜——另个味儿”。裘盛戎的唱无论是在字的四声调势走向处理上,还是“松、空、通”的发声方法和共鸣上,以及韵腔技巧上的“提、挑、弹、蹦、滑……”等都是浑然天成,美不胜收。同时,他又是一个紧跟时代审美需求而变化的改革家,他从电影、话剧、曲艺、绘画、雕刻等艺术门类以及鱼鸟花虫,飞禽走兽的形态中吸收养分。并且以生活为依据运用变化程序,准确的把握各种人物性格,调动各种艺术手段,包括服装、盔头、脸谱、乐队等方面的改革,创作了许多栩栩如生的形象,成为一个艺术特色鲜明,风格独特新颖,剧目丰富,传人众多的艺术流派——裘派。

裘盛戎广收金派、郝派、侯派各派之长,又借鉴了老生、青衣唱腔,形成了铜锤、架子融为一体的新风格,最后创之为影响深远的裘派艺术。他打破了过去铜锤花脸的以“声”夺人的局面,提倡以柔衬刚,利用鼻、头腔共鸣,以声传情、寓情于声、声情并茂,人称“金嗓铜锤”。他把若干年来净角铜锤和架子、文与武两门界限打破,统兼二者,不但擅演铜锤的徐彦昭、包公,也能演架子的曹操、严嵩、刘谨,并能演武二花的张飞,他在《铡美案》中精彩的表演被誉为“活包公”。

【附】裘桂仙

裘桂仙(1881-1933),清末民初京剧铜锤花脸演员,北京人。又名荔荣,老裘派花脸创始人。裘桂仙铜锤花脸的表演成就,和陈德霖的青衣,余叔岩、王凤卿的老生,钱金福的武花脸,是有着同等的成就的。演唱苍老有韵味,技巧甚高,台风肃穆,演戏认真,虽身材瘦小仍甚有气度。裘桂仙继承了何桂山厚重结实、古朴苍劲的艺术特色,遵循开蒙徐立棠老派铜锤花脸的演法,吸收了金秀山的戏路子,借鉴了老生谭派、余派的艺术成果,使花脸的演唱艺术向着讲究韵味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。

袁世海

图为袁世海

袁世海(1916-2002),原名袁瑞麟,北京人,著名京剧花脸演员,以演曹操而闻名,有“活曹操”之美誉。袁世海8岁开始学习京剧,1927年进入富连成戏班学习老生,后改学花脸。在同各流派艺术家合作演出中,吸取各家精华,博采众家之长,极大地丰富了自己的表演艺术。在舞台上,成功地塑造了各种性格的人物形象,尤其他主演的十余出扮演曹操的剧目赢得了观众广泛的喜爱,形成了袁派表演艺术的风格体系。

袁世海先生的艺术天赋超群,又全面学习、继承了前辈艺术家的表演经验,传统基础深厚扎实,为他的艺术创新和建立独树一帜的表演风格奠定了基础。他在舞台上塑造的各类性格的人物形象,质朴豪放,刚劲有力,以情传神,撼人心魄。他不但嗓音宽厚洪亮富于感情,而且善于表演,以“架子花脸铜锤唱”的独特表演特点,大幅提高了架子花脸在舞台上的表演手段,开创了以架子花脸主演大型剧目的先河,成功地塑造了曹操、鲁智深、李逵、张飞、张定边、廉颇、项羽、牛皋、窦尔敦等一大批可称为精品并且传之于世的艺术形象。

袁世海的嗓音宽亮浑厚,他将自己特有的炸音与圆润之音调和使用,听来刚劲明爽。咬字发音真切清透。他擅于运用节奏鲜明的流水板、快板一类唱腔表达角色丰富的内心变化。他的身体魁梧,动作边式稳练,身段漂亮大方,注重造型的完美。他刻划人物细致入微,一段看似平常的戏,他却能抓住角色的内在活动,揭示其性格特征。

尚长荣

图为尚长荣

尚长荣1940年生于北京,祖籍河北省邢台市南宫县,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之第三子,当代最负盛名的净角艺术家。开创了架子花脸铜锤唱,铜锤花脸架子演的艺术模式。

尚长荣工花脸,不仅以侯喜瑞先生为师,学"侯派"架子花脸,而且兼学金少山、裘盛戎创成的"金"、"裘"两派铜锤花脸,所以他在唱做方面都达到高水平。《将相和》的廉颇,是归工铜锤花脸的角色,以唱为主,做当然也很重要,长荣先生演此角色极为传神,刻画人物生动之极。这应该是他兼学"侯"、"裘"两派取得的成就。

尚长荣的表演在注重京剧传统手法的同时与现代文化意识有机融合,强调以京剧固有的表现手法和技法刻画人物,表现情感,注重心理体验,力求把握情感的细微之处,并通过严格的规范化的技法表现出来。他有一副训练有素的好嗓子,唱功吃重的“铜锤戏”和做表繁难的“架子花”均能驾驭,形成了极富个人特色的表演风格。

他勤奋好学,功力深厚,积极进取,坚持走铜锤花脸、架子花脸兼优并举的路子,突出了唱做结合、歌舞结合,走出了一条将“架子花脸铜锤唱”与“铜锤花脸架子功”相结合的道路。他在唱念的音量、音色上,高低收放、粗细刚柔上,都比传统的规范反差大得多;他在做工身段上,于注意工架的洗练、凝重、边式的同时 又透着浓厚的生活气息;他在体验与表现、程式与生活、传统与现代等等的对立统一上,运用自如。缘于师调及严父督导,扎实地继承了京剧花脸艺术“唱、念、做、打”的各项技艺,深得“发于内而形于外”表演精髓。评论界认为,尚长荣在当代是一位杰出的表演艺术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