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剧常识

文章详情

博采众长的奚啸伯

时间:2024-04-02 作者:爱听戏曲 点击量:

戏曲是中国文化元素的标志,京剧是全国360个剧种的代表,称之为国粹。京剧之要在于名角,或曰明星。奚啸伯自幼酷爱京剧,后以票友下海,上世纪四十年代初,跻身京剧马、谭、奚、杨“四大须生”行列。新中国成立后,曾先后任北京京剧团四团团长,北京市京剧联谊会主任秘书长,河北省第三届政协委员,石家庄专区京剧团副团长。其艺术道路的坎坷和艺术生涯的辉煌,在于痴迷刻苦,自学成才,博采众长,独树一帜。现今尊为奚派艺术的创始人,可谓名重京剧艺术界的传奇人物。

博采众长的奚啸伯(图1)

奚啸伯(1910—1977),本名承桓,满族喜塔腊氏正白旗世家,伯祖父裕禄曾任清廷理藩院尚书,后入阁拜相,作过直隶总督,作过中堂。其父曾为清廷度支部阁员。可谓家室显贵的皇家子弟,孙中山辛亥革命后家道中落。孩提时随父看堂会爱上了京剧,一发不可收拾。只因世俗“唱戏下九流”、“辱没门风”,而遭九婶四格格(慈禧身边红人)的族议斥责。谁知承桓顶住压力,坚定初心,依然将乳名“小白”改为“啸伯”,十一岁拜言菊朋为师,继而跟余叔岩学戏。


京城哪里有票房堂会,哪里就有奚啸伯。为解决家庭困境,边学习边打工,特以蒙塾功底应聘张学良账下作书办录事。奚啸伯知道,要学戏必学“唱、念、作、表”和“手、眼、身、法、步”功底,而他没有入科班的机遇,那就自学“四功五法”。为练唱腔,除一遍遍聆听破留声机模唱外,每天早晨还跑到城墙上喊嗓,有文称把第十一城垛的城砖喊凹了很多。为练作表功夫,就每天穿上戏装训练动作,穿上朝靴做家务待客,直练的朝靴功如履平地。他的勤奋弥补了自身幼功的缺陷,后他以《失空斩》《捉放曹》《洪羊洞》等唱段,在票房演唱名声鹊起。


十九岁依然票友下海,二十岁傍尚小云班社三路老生,后进杨小楼班社二路老生。二十四岁时被梅兰芳承华社看中相邀,傍梅老板唱《红鬃烈马》《四郎探母》《龙凤呈祥》《二堂舍子》等。自已则贴演《失空斩》《十道本》《白蟒台》《连营寨》《清官册》《击鼓骂曹》《法场换子》《断臂说书》诸戏。名家的提携和舞台的磨炼,是他艺术上锐意进取,日臻成熟。当时京剧界的舆论是:能得到梅老板的赏识和器重,等于“鲤鱼跳龙门”。二十七岁那年,奚啸伯开始挂头牌挑班,自立“忠信社”,以他的人品艺品,班社阵容极为齐整,不久奚啸伯的“忠信社”便名扬京、津、沪。


奚啸伯作人低调,学习水的品德,叫“低位进入”,能者为师,博采众长。请看他组班后的阵容:侯玉兰、陈丽芳、高盛麟、侯喜瑞、裘盛戎、肖长华、姜妙香、李多奎等名家。在合作戏中,他常与金少山、程砚秋、荀慧生、张君秋等同台献艺。作为老生演员,他宗谭(谭鑫培)兼容余(叔岩)、马(连良),还拜过李洪春,学演红生戏。同时广为求教于票界名家和大学教授,许多戏受过红豆馆主(付侗)的指点。他能结交艺友,兼采众美,取精用宏,取长补短,技艺大进。奚啸伯自知自己个头小,嗓音窄,音量小。他就在音韵学上下了大功夫,练就了一副“有洞箫之美”(徐慕云语)的嗓音,深沉而委婉,唱腔清澈而圆活,精当雅洁,格局严谨,长于喷口,吐字讲究。


后人评说奚啸伯最擅长的尾音是“依齐”辙,如洞箫之呜咽,幽暗而传远。如他自创的《哭灵牌》,悲凉哀痛,情真意切。《白帝城》唱来声声传情,句句有戏。如现代戏《智取威虎山》中,少剑波的唱腔:“我虽然劝他们,自己的心潮‘也难平’”,就吸收了奚派音韵,起伏跌宕,述说情怀。戏剧评论家评说:“四大须生”就是四座山:马连良像泰山,挺拔豪放;谭富英像黄山,扑朔迷离;杨宝森像华山,曲折险峻。独奚啸伯像桂林山水,山水相依,音韵悠悠,委婉细腻,清新雅致。


戏剧行话常说“千斤道白四两唱”,他的念白独到,十分讲究四声音韵,吞吐收放有致,字句清晰分明,极尽昂扬顿挫之妙。他主张通过念白的声调、语气、情感去刻画人物。如他演的《十道本》褚遂良的净诤,《清官册》寇准的审潘,《白帝城》刘备托孤的自责,《四进士》在公堂的申诉,等大段话白,都体现了他的这些主张和精湛的功力。


奚啸伯的表演,细腻而洗练,大方而潇洒,注重神韵,追求意境。他主张举止神态都必须切合身份,一哭一笑均不可脱离人物。最为可贵的是,由于他的文化素养深厚,在舞台上气质脱俗,格调高雅,自有一股“书卷气”,诸京剧大家评说奚啸伯时,都称赞他是一代“儒伶”,这当是奚派艺术的精髓所在。如他演《乌龙院》的宋江杀惜,情绪细腻,上下楼、卷门帘的写意表演,天然自若;演《四进士》宋士杰夜偷书信,执灯撬门写衣襟等,寒儒机敏,作功持重。奚啸伯的《范进中举》,朔造酸儒范进中举疯癫,一下子吆五喝六,要去五凤楼赴皇赐琼林宴,他最惧怕的老丈人赐了一巴掌,演出了啼笑皆非的喜剧效果。《白帝城》的刘备,典型的大儒形象,“哭灵牌”如哭如泣,悼念兄弟功德,情长意久。“托孤”则幻影中见到了桃园弟兄,悲惨凄凉。《范进中举》《白帝城》成为奚派的独有剧目。


新中国成立后,迎来了戏曲繁荣发展的春天。奚啸伯认真学习了毛主席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”,真正明白了“文艺为工农兵服务”的宗旨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,加盟“石家庄专区京剧团”任副团长,带头自降工资,由原来的月薪600元,降为300元。他坐马车、唱蓆棚,吃农家饭,深入体验老百姓的生活,老百姓也喜欢上了奚啸伯,石家庄一带的农民流传:“砸锅卖铁,也要看看奚啸伯”。奚啸伯也决心学演现代戏奉献工农兵。在京剧“四大须生”中,演现代戏最多的是奚啸伯。如《白毛女》《桥头镇》《红云崖》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等。奚啸伯上戏不管主角配角,都要全心演好人物。如马连良看过奚啸伯演出的《白毛女》后说:“奚啸伯演白毛女,他就是杨白劳。要我演杨白劳,还是我马连良”。这是对奚啸伯注重朔造人物的最好评价。

奚啸伯有二十年的演艺生涯留在石家庄,他的一家就是一台戏:他演老生,儿媳杨玉娟演青衣,儿子奚延宏演花脸,孙子溪中路演武生。京剧奚派艺术的形成就在石家庄。他先后收的弟子有:刁元礼、韩志安、苏承龙、欧阳中石、孟筱伯、张宗楠、张荣培、孙宝成、章共鸣、赵菊扬、王韵生、赵履中、朋菊庵、金福田、王铁成;王则昭、徐荣奎、周克传等从其问艺。再传弟子有:李伯培、张建国、张军强、赵建忠、王小蝉、高锡禄、杨志刚、赵淑华、张建峰等(再传弟子多有欧阳中石、张荣培传授),加之第四代徒孙几十名。而今第三代弟子已成为各大京剧院团的名牌演员:张建国任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、张军强任重庆京剧院院长、王小蝉为湖北京剧院领衔主演、张建峰为北京京剧院领衔主演、赵建忠为石家庄京剧团领衔主演。


奚啸伯于1977年12月10日,在石家庄逝世,享年六十七岁。1985年12月,在石家庄,党和政府为他举办了诞辰七十五周年纪念活动。参加活动的京剧艺术家有:厉慧良、赵荣琛、李慧芳、谭元寿、吴素秋、欧阳中石等,举行了三场纪念演出,应观众要求,不得不再加演一场《龙凤呈祥》。香港《华声报》称之为:历史空前的一次奚派大聚会。后每五年举行一次纪念活动。2010年奚啸伯百年华诞,在北京、石家庄、山东等地,都举办了大型的纪念活动。会上首发了由路继舜、张建国主编的《奚啸伯》大型文献。演出了奚派代表剧目和常演剧目。在北京《梅兰芳大剧院》演出《白帝城》,先后上了五个刘备;演出《范进中举》上了四个范进,这在京剧其他流派中是见不到的。2013年12月,在石家庄举办了“京剧首届奚派票友大赛”,评出了十佳奚派票友。欧阳中石先生说:“京剧流派的传承,在于老百姓的流传”。与会的颁奖嘉宾有:尚长荣、冯志孝、李世济、谭孝曾、闫桂祥、李海燕、燕守平等。票友大赛轰动石家庄。


奚啸伯博采众长,自学成才,独树一帜,已成为石家庄一大文化品牌。京剧奚派艺术传薪续火,代代相传,定为国粹的繁荣发展,绽放绚丽的时代光彩。